您的位置: 马鞍山资讯网 > 娱乐

台湾知识分子的迷惘

发布时间:2019-11-27 05:23:48

台湾知识分子的迷惘

台海1月4日讯 坦白地说,现在有许多人仍然曲意维护民进党,认为唯有彻底解构国民党的党国体制、威权统治,完成转型正义,台湾才有明天。当年,大家对于民主发展及本土认同有很大的期许,所以不分省籍,许多人冒着杀头、坐牢的风险,也要为台湾的民主发展尽一分心力。

新加坡《联合早报》刊载蔡逸儒文章说,除此而外,还有一些人虽然对中国大陆没有特殊的仇恨,但也缺乏情感与认同,不过由于痛恨所谓的外来政权,有强烈的台湾悲情意识和当家做主的愿望,因而强烈主张台湾独立,期望透过民进党的长期执政,建构台湾的国家主体意识。这其中有许多的历史因素。

看不到学术界的道德良心

同样的,目前也有许多人对国民党有太多的包容,不愿过分予以责难,其中除了对过去经济奇迹、社会和谐的美好回忆之外,主要原因在于,民进党的分离主义主张和族群政治,再加上陈水扁的失政、失德,所以使许多人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现在的国民党身上,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够重掌政权,不但为台湾民众寻回过去傲人的经济发展,也能匡正民进党过去的乱政败行,重建社会公理正义和谐,稳定两岸关系,为后代子孙找到一条两岸共存、共荣、统一、双赢的道路。大家也不能认为这种观点没有道理。

但回头想想,如果因为这样的错爱,反而让民进党或国民党失去了改革的动力和决心,那这些国民党的支持者,和那些民进党基本教义派又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反过来看,情形不也同样如此?难道是非对错、公理正义已非主要考量,大家果然真得非白即黑?难道今日台湾真是只有立场,不问是非,已然进入民主内战的恶性循环困境?思之令人怅!

选战当前,蓝绿厮杀,贱招尽出。有些医界大老、企业人士及社运、工运团体看不下去,先后对时局发表看法,但台湾学界迄今未见发声,难怪台湾媒体数度指明台湾知识分子噤声不语,要求学界在此关键时刻有道德的良心,勇于从是非对错、道德操守的高度出发,教化民众,为社会表率。在笔者看来,学界这种犬儒的做法,说好听点是不愿卷入政治混水,怕被人贴上标签,但说难听点,又何尝不是为虎作伥,成为不公不义政权共犯结构的一员?

笔者身在学界,常以公共知识分子自我期许,对部分学界中人无耻无行的作风多有所知,包工程、抢位子的有之,有些人急着做官,换了屁股换了脑袋,有些人用一套标准痛批国民党,又用另一套标准包容民进党,有些人明知做了错误的选择,但又没有承认错误的勇气,有些人明里为民进党涂胭抹粉,暗里则需索职位。如果说拿“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标准要求这些人过高,那大家总应记得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的起码标准吧?澄社诸君子难道不觉得汗颜?

希望民进党学者出来说话

好友台大教授朱云汉指出,当前台湾知识分子头上的两顶乌云,一是无奈,二是茫然,现在大家逐渐失去了方向感;知名评论家南方朔表示,台湾的知识分子出现所谓的空窗期,自动地边缘化,对民进党的批评有感情上的障碍;政大教授陈芳明则干脆自首说是,本来以为政党轮替会让社会更开放,结果却比过去还封闭,变成假本土之名进行思想检查,民进党变成这样,他也是共犯之一。问题已然清晰可见,难道大家还不能、不愿发挥道德良知,匡正时弊?大家还要继续装聋作哑下去?

文章说,话说回来,虽然这些问题笔者过去都曾骂过,但仍想找个机会和亲绿学者有个当面对话的机会,问问他们究竟当前所做所为是爱台湾或是害台湾?究竟他们知不知道自给已然失去读书人的良知与风骨?否则怎能对陈水扁的不当言行、贪污腐败,民进党的操弄族群、分化社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难道彼等午夜梦回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反问自己是否成了陈水扁的轿夫与共犯而不自知?或是他们根本就是心甘情愿的,甘为民进党的政治奴婢与打手?大家岂能斯文扫地到此地步?读书人之让人不齿莫此为甚。

事实上,禀持着知识分子淑世救人、爱“国”报“国”的热忱,笔者等人最近争取到外界的支持,希望能透过学者对话,广邀蓝、绿及各界学者,透过理性的辩诘,就特定事项,如中美台关系、一阶段和两阶段投票、公投绑大选等议题进行学术讨论,透过媒体,期望对社会产生一些正面的影响,让大家知道,是非正义才是台湾最大的价值,稳健中道才是台湾未来的希望,清廉勤政才是为政的根本要义,两岸和谐才是台湾的发展机会,其他都是政治人物骗人的把戏。但是亲绿学者无人敢于或愿意出面接受挑战,光由这点看来大家就可预见,台湾还有好长的一段和解之路得走。

文章最后呼吁,台湾的知识分子站出来吧!(千寻虹)

综合
旅游规划
制药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