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资讯网 > 星座

江南紅樓婦人之尤氏賞析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9:56

  摘要:尤氏不过是一个人品、能力、智力都很普通女人罢了,在诺大的贾府里竟也还混的下去,已经不错了,还能强求她什么呢 尤氏大概是《红楼梦》女性主子角色当中最窝囊的一个吧或許,尤氏的窩囊有她的不得已——尤氏是賈珍的續弦,娘家沒有什么根基不是大家子出身的,从她的继母尤老娘带着尤二姐、尤三姐跑到宁国府蹭饭,应该可以略微猜出几分吧最重要的是,尤氏没有自己生养过,贾蓉是贾珍前妻所生68回“酸凤姐大闹宁国府”里,王熙凤这样骂贾蓉:“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成日家调三窝四,干出这些没脸面、没王法、败家破业的营生,你死了的娘阴灵也不容你祖宗也不容你……”凤姐的这一句话道明了一个事实:尤氏是贾蓉的继母而贾蓉是宁国府里头惟一的一个第五代,所以,尤氏没有生养过,抑或曾经生养,但没有养活反正小说里没有明写出来

  中国社会自古的传统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当然,贾珍已经有了贾蓉,不算得是不孝但尤氏没有生养,却是符合过去男人休妻“七出之条”规定的第一条:不生养但是,贾珍非但没有休妻,反而尤氏还是宁国府正经管家奶奶或许,正因了这个吧,尤氏才那样地忍辱负重她不会将自己宁国府管家奶奶的位子交出去的

  尤氏忍辱负重吗当然我们常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尤氏嫁给贾珍做填房是不是一个错误尽管贾家是那样大富大贵的人家,却“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的,到了行将“呼啦啦大厦倾”的前夜了第2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里,这样给贾雨村介绍宁国府:“……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长子贾敷,至八九岁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做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这位珍爷也倒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唤贾蓉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这珍爷哪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敢来管他的……”冷子兴连尤氏提都没有提一个字,这跟后来他介绍王熙凤的“竟是男人万不及一的”夸赞之语,简直天壤之别当然,这一段介绍,我们也可以知道了尤氏尽管是宁国府名正言顺的管家奶奶,却是个说了不算的宁国府是贾珍的天下,不是吗也因了宁国府里贾珍是老大,所以才有了尤氏的不堪忍受,那就是贾珍跟秦可卿的爬灰偷情,却又不得不忍受的难堪吧

  秦可卿是贾珍的儿子贾蓉的媳妇儿,贾珍是秦可卿的公公但是贾珍硬是爬上了秦可卿的床尤氏不知吗我猜想尤氏或许是心知肚明的,只不过她没有亲眼看见罢了但是秦可卿的丫头不是撞见过吗可是,尤氏硬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秦可卿因偷情被发现后,心理压力过大病倒了,尤氏也忙前忙后地帮着找医生尤氏在人前应该做的都做到了第10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一回,秦钟在贾家私塾里跟金荣起了纷争,金荣找了嫁了贾璜的金氏、自己的姑妈告状璜大奶奶金氏不忿,立刻跑去宁府要找秦可卿理论,不想没见到秦可卿,倒反而见到了尤氏这里,尤氏有一段话很有意思,先是跟金氏介绍秦可卿的病,间或不时说明一下自己对待生病的可卿之态度:“我说他(可卿),你且不必拘礼,早晚不用照例上来,你竟好生养养罢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有我呢就有长辈们怪你,等我替你告诉连蓉哥儿我都嘱咐了,我说:‘你不许累掯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净净的养养就好了……只一丝不露他要想吃什么,只管到我这里取来……’”“他这个为人行事,哪个亲戚,哪个一家儿的长辈不喜欢他所以我这两日好不心烦,焦的我了不得……况且如今又没个好大夫,我为他这病上,我心里到像刀扎似的……”这一段也有几段脂砚斋的批,但都不过是就着尤氏跟金氏的聊天做的批惟有这一个“只一丝不露”不知道什么意思尤氏心知肚明秦可卿的病是怎么回事,所以才跟贾蓉说要“叫他净净的养养就好了”“净净的”是什么意思不占男人或许,有时候女人看女人总是一眼就能够看到骨子里头去的吧尤氏碍着种种,非但不能够对秦可卿发难,甚至要做了一副好婆婆的样子出来,也实在是难为了她了呀尤氏的心里应该很苦很苦吧可是,她却不能不忍受丈夫跟儿媳妇的 实在是“忍字心上一把刀”的哦尤氏的忍辱负重可见一斑

  当然啦,所以一个人能够那样委屈自己,忍受常人不能够忍受的,不是太无能就是肯定有其他更长远的计划例如,勾践卧薪尝胆的勾践,是将“忍辱负重”演绎得最好的人吧当然,勾践是一代君主,为了复国他不得不先忍受尤氏又为了什么要忍受呢她已经是宁国府的当家奶奶了呀只能够是一个解释——平庸无能

  尤氏的能力是真的不那么足够,诺大的宁国府被她治理得一塌糊涂当然,就是冷子兴的那句话:“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敢来管他的”贾珍将宁国府糟蹋得乱七八糟,尤氏非但管不了他,甚至在家里的下人跟前,她似乎也没有多少权威书里有两处说了出来一处是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去宁国府玩遇见秦钟,晚上秦钟要回家,宁府派了焦大送,书里这样写尤氏秦可卿听见派了焦大送秦钟的反应:“尤氏、秦氏都道:‘偏又派他作什么放着这些小子们,哪一个派不得,偏又惹他去’……”听见尤氏这样说,强悍的王熙凤立刻就接口了:“我成日家说你太软弱了,纵的家里人这样,还了得呢”当然,凤姐儿是铁腕惯了的,她不能够理解尤氏的软弱,但是,她的一句“我成日家说”也道出了尤氏果然素习是软弱的,家里下人对她的话应该是不当桩事的尤其后来,秦可卿死后贾珍请了王熙凤来照看宁国府,更是让尤氏的无能一览无余地显现在了读者的眼睛里在1 回的回末,王熙凤心里一一列出了“宁国府中风俗”的五件“顽疾”,竟桩桩件件都应该是尤氏这一个管家奶奶的份内要做到的,可惜,她一样都没有做好尤氏的无能也实在是叫人要摇头的

  当然,无能的平常,或许因了无能什么事,也就只能够是睁只眼闭只眼了但是要说他们心里没有涟漪也不符合人性毕竟,人是七情六欲的动物,不是吗俗语不是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况且,尤氏到底是宁国府的管家奶奶呀她有她自己反击的方法,尽管她的方式有时候可能是消极的秦可卿死了,贾珍要“尽我所有”地为这一个儿媳妇料理后事按照道理,尤氏作为可卿的婆婆,就应该帮着那个要尽其所有大办的贾珍,一起将秦可卿的丧事办好才对,可惜,尤氏偏偏好“正犯了胃气疼旧疾”,睡在了床上动不了了尤氏的病也实在犯的是时候啊——正要用到她的时候她却掉了链子是假意称病还是果真犯了旧疾尤氏自己不说,别人也无从知道但是,尤氏到底是用了自己的方式,对贾珍秦可卿进行了反击,尽管这样的方式实在是叫人叹息的,尤氏也是可怜得紧呀

  尤氏对秦可卿的反击可以是消极的秦可卿毕竟是死了的人,尤氏没有旁的好办法,只能够躲开但是对于曾经那样作践过她的王熙凤,尤氏的反击就可以用“以牙还牙”来形容了

  其实,要是没有尤氏那两个美貌如花的妹妹,或许王熙凤也不会作践了尤氏可惜,尤氏偏偏就不够命好不仅父亲给她娶回家个继母,还带回来两个美丽的妹子来——尤二姐尤三姐这一对美丽的妹妹前头也实在不咋地,一个个的给尤氏脸上涂了绿颜色尤氏能说什么,她素习是不敢管贾珍的,也只能是认了,不是吗后来,尤三姐幡然悔悟不再做贾珍的地下情人了,尤二姐也嫁了贾琏可以说,尤氏的脸上,不再有自己妹妹涂的绿色了可是,尤二姐是不给她涂绿颜色,可惜却给她招来了凤辣子的作践王熙凤是“卧榻之侧岂容人酣睡”的女人况且,尤二姐又是贾琏背着她偷偷娶回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她怎么能够善罢甘休王熙凤在宁国府里将尤氏好一顿作践啊:先是“照脸一口唾沫”,然后滚到尤氏怀里,又揉又搓,“把个尤氏揉搓成了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并不停地在尤氏脸上啐这一段,看得人简直要屏住呼吸了一个人,众目睽睽之下,那样的被另一个人作践,以后还怎么活呀可是,尤氏硬是活了下来,尽管活得很屈辱受尽了屈辱的尤氏,应该没有放弃能够报复王熙凤的念头吧是的呀,她怎么会不想到报复呢任何人,那样的被人欺辱了,都要想回击的吧只是,因为无能,尤氏只能够等——等机会当然,上苍有眼,机会终于被她等到了

  71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鸳鸯女无意遇鸳鸯”一回,给贾母做80大寿,尤氏在荣国府跟着邢王夫人、王熙凤一道打理贾母的生日晚上也不回去自己的宁国府,在大观园李纨的稻香村休息不想,偏偏尤氏就遇见了不好好值班、还根本不把她放在眼睛里的婆子尤氏很是生气,却又有些无可奈何——毕竟,即便在她自己的地盘:宁国府,她也不见得禁约得了下人,更何况是荣国府但是,有时候往往是这样,一件事情或许当事人本人已经不再计较了,却被不相关的人搓火似地搓了起来,以至于最终闹得不可收拾尤氏被不懂分寸的下人得罪,在李纨等人的劝说下,原本可以息事宁人了,但是荣国府里那些平素没事都要挑拨出事情来的婆子们,硬是将一件简单的事情挑拨得越来越大、越复杂最后,事情闹到了凤姐儿手里,为了维护宁国府大奶奶尤氏的尊严,以及彰显出自己治家的威严,凤姐儿就绑了两个婆子送到了尤氏跟前其实,从道理上讲王熙凤这样处理完全合情合理但是,令王熙凤没有想到的是,半中间杀出个程咬金——她的婆婆邢夫人竟在这个时候给了她一个难堪:邢夫人竟然向着自己的儿媳妇王熙凤“赔笑”,要她放了那两个不懂事的婆子,并且还说:“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家先到折磨起老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他们罢”邢夫人实在是坏当着众人竟这样对自己的儿媳妇说话,好像王熙凤抓人给尤氏处理,是故意给贾母的生日添不痛快似的当然,这是邢夫人跟王夫人、王熙凤之间由来已久的积怨造成的,不过被邢夫人抓到了机会,“修理修理”王熙凤罢了只是令读者没想到的是作为事情的当事人之一,尤氏竟对着王熙凤说了这样一句:“连我并不知道,你原也太多事了”加上王夫人也不知道,尤氏是真的胡涂呢,还是假装要做出公正的样子,反正是也没有向着王熙凤这一下,王熙凤变了钻进风箱里的老鼠了——两头受气岂止是两头啊,王熙凤这一次的委屈可大了去了,但是她又有苦说不出,只能够是“由不得越想越愧,不觉得灰心转悲,滚下泪来”这件事情之后,尤氏没事人似的,照样能够跟王熙凤坐在一起吃饭,替老太太捡佛珠儿尤氏也果然是个人物啊当然,或许尤氏所以这样,才能够报了当初的几箭之仇吧但是她却将自己的人格也丢掉了毕竟,王熙凤这一次做事,完全是为了她不受下人的不尊重可惜,尤氏太记恨王熙凤曾经对她的作践了,她宁可牺牲一下自己的尊严都要报复王熙凤,也实在是让人叹息的这也叫读小说的人,在这里对尤氏原本有点一些同情心减了几分,倒反而生出来一些看不起的心思来了尤氏的报复有些得不偿失,但是她终究是出了一口压抑在心里很久的恶气,平庸无能的尤氏也只能够如此了,她还能怎么做呢也是悲哀

  当然,尤氏对王熙凤的报复,并不说明尤氏就是一个毒妇或者恶妇相反,尤氏还算得上是一个厚道的女人对于贾府里比她更难过的女人,她还是很体恤的4 、44回贾母要给王熙凤作生日,为了好玩,就提出来大家“凑分子”给王熙凤过生日当然,因为是老太太提议,家里上上下下没有哪个敢说不掏荷包的甚至连鸳鸯、袭人、彩霞等都出了钱王熙凤还嫌不够,硬要赵、周两位姨娘也凑了分子来这里曹老头这样写了尤氏的表现:“尤氏因悄骂凤姐道:‘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作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在尤氏眼睛里,荣国府的姨奶奶是很可怜的女人,当然她们也确是可怜的,不是吗可王熙凤并不这样认为王熙凤的想法是:“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了来咱们了”王熙凤对家里的姨奶奶似乎没有多少同情心似的当然,尤氏很会做,她不仅将鸳鸯、平儿、彩霞等人的分子钱都退了还给了她们,更把周赵二人的钱也还了当看着两位“苦瓠子”还不敢收,尤氏这样说:“你们可怜见的,哪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呢”这里有一段脂批:“[庚双]尤氏亦可谓有才矣论有德比阿凤高十倍,惜乎不能谏夫治家,所谓人各有当也此方是至理至情”或者,作者心里头,尤氏也不见得就不是一个有才干的女人不过,或许因了她自己没有强有力的家庭根基、因了她的没有生养,所以,她不能够或不敢谏夫治家但是,也正是大家凑分子给王熙凤过生日这一节,也让读者看见了尤氏的厚道,看见了尤氏体恤人的温情尤氏,并不是一个坏女人,她不过是一个懦弱的女人罢了

  尤氏当然是懦弱的她的懦弱,让贾府里的姑娘都有些看不过眼了探春不就这样告诉她:“你别装老实了,除了朝廷治罪,没有砍头的你不必畏首畏尾的”当然探春是贾府里的姑娘,又年轻,怎会了解人活着的很多时候,不是由得了自己说了算的呢尤氏是懦弱,但是她也并非就没有想过要争气,只是她的努力最后都打了水漂,也不由得要叫人为她叹息一声的

  纵观80回本《红楼梦》,尤氏是一个在其中却又让人无法印象深刻的人——不是她不想给人深刻的印象,而是实在是她遇见事情的时候就只知道退让,从来没有得到过走到舞台中间的机会或许曾经有过,但是却没有人捧场,尤其是老太太不是么,尤氏在过中秋节给贾母讲笑话,竟讲得老太太要朦胧睡去了这一场景,跟过年时,凤姐儿在老太太跟前讲笑话逗乐的场景,简直是天壤之别啊老太太对两个孙子媳妇的态度多么的不相同或许,贾珍到底是宁国府的,或者,老太太也并不那么喜欢尤氏,就是老太太自己说的:“不大说话的又有不大说话的可疼之处嘴乖的也有一宗可嫌的,到不如不说的好”尤氏的“嘴乖”似乎是那“一宗可嫌的”总之,尤氏遇见王熙凤、李纨是她的命不好——比聪明能干,她比不过王熙凤;比安静贤惠,她似乎又矮了李纨一头尤氏也真的是除了长叹一声,再没有别的可以做了,不是吗

  不管怎么说,尤氏不过是一个人品、能力、智力都很普通女人罢了,在诺大的贾府里竟也还混得下去,已经不错了,还能强求她什么呢不是吗

  共 564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是针对红楼梦中的尤氏所写的赏析,作者从尤氏的地位、出身、性格等各方面做了细致全面的分析,使读者对尤氏这个人物形象有了准确的认识,从而,也对作者对作品的了解之深,分析之到位深感佩服,同时,也加强了对这部古典名著的印象前边也编审过作者的几篇关于《红楼梦》中的人物的赏析,足以看出,作者对这部作品的喜爱只有这样,才能写出具有如此独到见解的赏析欣赏,倾情推荐——哪里天涯【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70221】

  1楼文友:201 - 2 :2 :58 很不错的赏析,欣赏了,并问好作者,感谢投稿,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楼文友:201 - 11: 8:20 謝謝鬼無影夏安

  2楼文友:201 -07- 1 21:17:16 看来阁下也很喜欢红楼,让我对红楼的尤氏又多了一层认识,

怎样检查维生素D的缺少
立可安复方木香小檗碱片
关于尿失禁的症状
心脏早搏最佳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