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资讯网 > 育儿

通过读书向天空挥动拳头

发布时间:2019-09-13 06:53:39

“通过读书……向天空挥动拳头”

但是,他对书的热爱、对阅读的痴迷的确很迷人,他的不少说法我也很认同。比如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开始认真收藏书,但不认为自己是藏书家,因为“藏书家痴迷于初版书,而我没有。藏书家参加拍卖会,而我不去。藏书家能有机会细看作家的原稿就会欣喜若狂,我不会这样。我不在乎签名版,也不会到处搜罗奇珍异宝和绝版书。”(第24页)还有,他说“看得见摸得着的书定义了我们,正如中世纪的手写经卷定义了僧侣”(第248页),说得很有意思,从中很多读书人不难看到自己的影子。

昆南对阅读文化生态的观察面很广,从电子读物到咖啡沙龙,从出版商到评论界,而且时有极为犀利、尖刻的评论。有些现象大家都看到,但是他的态度和点评独有启发性。比如他说:“我最看不惯的其实是暑期阅读清单把伟大的书和愚蠢的书放在一起,讨好学生。”(第204页)给学生开书单看起来不难,但是在现在这个与络的时代,太沉重的书单会使学生望而却步,如何吸引阅读很自然会成为一个问题,由此的确应该警惕“讨好学生”的潜意识会出来作祟。又比如在巴黎带朋友去那些有名的左岸知识分子咖啡馆泡,虽然“这样的经历令人愉快”,但是他接着说,“作家、知识分子早就不来这些地方了——咖啡馆里都是观光客、装逼犯,打手枪的预科学校书呆子,还有你这种人——但是无所谓。”(第168页)更重要的是他对络上来自普通读者的书评给予高度评价,很令人振奋:“他们以尖锐的评论、机智的洞察力,和那些伪装成专业人士、在顶尖杂志和报纸上沉思默想的傲慢的雇佣文人竞争……最可贵的是他们可以毫不畏惧地把备受瞩目的作者拉下神坛,不像主流评论家那样优柔寡断。他们对谁都没有义务,穿着匿名的斗篷,连最耀眼的明星也不放过……所以说公民评论家是公共政治深受欢迎的新增部分:他们仿效伊森·艾伦和1776年的沼泽狐狸,躲在灌木丛后英勇狙击,再次肯定了民主在打一枪就跑的情况下效果最好。”(第153—154页)与此相比,昆南对专业书评界的看法就远没有这么乐观,从推荐语到成版的书评,过度的吹捧使人对书失去了信任。


实体店怎么做新零售
微信公众号的小程序
微信 小程序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