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资讯网 > 游戏

魔装 第九零七章 问计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5:36

魔装 第九零七章 问计

“哦?”苏唐更加不明白了。

“十多年前,就是九师叔殒落,你被天道盟的人擒走之后,六师叔第一个赶到九天星域,要为九师叔报仇。”问劫星君道:“但那几个凶徒非常狡猾,居然潜入原域魔界,从一条谁也不知道的星路中逃之夭夭了,其中一个凶徒还带着龙种,六师叔沿着龙种留下的气息追过去,但只差了一点,最后还是让凶徒用灵符逃之夭夭了。”

“六师叔难忍怒火,又回到了九天星域,正巧有两个疑凶作乱,杀戮甚重,当时六师叔虽然看出他们是灵炼法门的修行者,但为了舒一口气,还是出了手,擒住那两人,也由此种下了大麻烦。”问劫星君续道:“灵炼法门的修行者可不好惹,别看他们一宗上下只有那几个修士,可如果真的打起来,谁也别想在他们手里讨好尤其是那老祖,他知造化、通玄机,一身手段千奇百怪,还在星主境时,曾与一尊真神结仇,双方缠斗数百年,那老祖不知道有多少分身被毁,但愈挫愈勇,死缠烂打,最后竟然生生把那尊真神耗死,从那之后,再无人敢找他的麻烦了。”

苏唐听得目瞪口呆。

“我上次和你说过,曾经在我同宗手里抢走远古命运之树的,便是那灵炼法门的老祖啊”问劫星君道:“可最后怎么样?抢了也就抢了,宗门无人受创,也就当个下台阶,忍下了这口气。”

“六师叔说,那两个家伙都是老者的门徒,好像是到九天星域去接引一个刚刚晋升的星君,结果遇到了那场麻烦,被牵连进来了。”问劫星君道:“六师叔自然是不怕那老祖的,虽然那老祖满身的古怪,但我真龙一脉一呼百诺,用人就能活活压死他,可……那老祖已然位列真神,那就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苏唐问道。

“之前只是星主,现在已成真神,你说怎么能一样?”问劫星君苦笑道:“现在六师叔是进退两难,把人就这么放了,堕了我真龙一脉的脸面,继续关着,现在那老祖刚刚化神,应该还抽不出手,但以后肯定会去找六师叔的麻烦,真的被那老祖缠上数百年,无疑是一场大劫难”

苏唐低头思索起来,到九天星域去接引一个刚刚晋升的星君?那应该也是修习灵炼法门的修士,那是谁?莫非……就是他苏唐?

“天魔师弟?你真的见过那老祖?”问劫星君沉声问道。

“见过。”苏唐点了点头:“那时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他见了我,只说我骨骼清奇,适合修习他的法门,结果传与我灵炼之道后,又匆匆离开了,连名字都没有留,甚至没问过我是谁……”

“你不知道他,他可知道你。”问劫星君缓缓说道:“那老祖收徒极严,否则也不会只有那几个门徒了,他愿意收你,必然看出了你的好处。”

“我都不知道我有什么好处……”苏唐苦笑道,其实他是清楚的,那老祖收下的并不是他,而是那远古命运之树,他能学得灵炼法门,完全是运道。

“既然如此我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六师叔应该能松一口气了。”问劫星君道:“不过,此事还要师尊做主

“那是自然。”苏唐显得很乖巧。

“天魔师弟,事不宜迟,现在就去见师尊。”问劫星君站起身:“贡品都收上来了?”

“没有。”苏唐摇头道。

“怎么没有?又是出了什么事?”问劫星君一愣。

苏唐便把在天尉星府楚家发生了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当然,他有所保留,不可能把姜虎权和他自己的来历告诉问劫星君。

问劫星君安静的听了片刻,脸色连连变化,随后喃喃的说道:“天下还有这等灵诀……”

“问劫师兄,我与他有缘。”苏唐轻声道:“我想保下他。”

“保下他?为什么?”问劫星君吃惊的问道。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么?”苏唐道:“我在一个奇怪的修士身上,找到了几滴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灵液?”

“自然记得,那个修士肯定得到了远古命运之树的传承。”问劫星君顿了顿,随后又是大吃一惊:“你说的那个修士……也有相同的传承?”

“他还没修行到那种进境,但我感应到了相同的气息。”苏唐道。

问劫星君静静的看着苏唐,苏唐也在静静的看着问劫星君。

良久,问劫星君摇了摇头:“天魔师弟,这可不是一个好理由。你免去了楚家的贡品,此事还好说,但你又想把那个修士留下?你让师尊怎么想?”

“三师伯想要的

,不过是那种灵诀,我会让他把灵诀交出来的。”苏唐道:“其实如此楚家行事有些底线,根本不用这么麻烦,那个修士刚刚走入星空,心中忐忑难安,如果楚家稍微表露出一些善意,他应该愿意替楚家效力,可楚家蛮横惯了,只想得到灵诀,压根不顾人死活,那修士也只能抗争到底了。”

“他还没修行到那种进境,但我感应到了相同的气息。”苏唐道。

问劫星君静静的看着苏唐,苏唐也在静静的看着问劫星君。

良久,问劫星君摇了摇头:“天魔师弟,这可不是一个好理由。你免去了楚家的贡品,此事还好说,但你又想把那个修士留下?你让师尊怎么想?”

“三师伯想要的,不过是那种灵诀,我会让他把灵诀交出来的。”苏唐道:“其实如此楚家行事有些底线,根本不用这么麻烦,那个修士刚刚走入星空,心中忐忑难安,如果楚家稍微表露出一些善意,他应该愿意替楚家效力,可楚家蛮横惯了,只想得到灵诀,压根不顾人死活,那修士也只能抗争到底了。”

“他还没修行到那种进境,但我感应到了相同的气息。”苏唐道。

问劫星君静静的看着苏唐,苏唐也在静静的看着问劫星君。

荆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十堰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蚌埠治疗阴道炎医院
荆门治疗妇科方法
辽宁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