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资讯网 > 历史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五三二章 期待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0:25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五三二章 期待

……

戴思玄嘲讽地对着悟月一笑:“现在,你可以做选择了。”

一时之间,整个武斗场都因为这句话而静默了下来,众目光都聚焦在悟月的身上,就等着看她究竟会如何选择。

可悟月怎可能做得出选择?先救下两位师弟,等神域初境的历练结束,再将欠下的百张七品符箓送去给戴思玄,就已是她能够接受的底限了。

这样已算是舍弃了印玄派脸面而做下的决定,但至少这一趟神域初境之行,宗门弟子的实力还能够保存下来,可若将所有人身上的防身七品符箓交出,岂知会否在历练过程当中,让宗门弟子折损得更加严重?

然而要眼睁睁地看着悟尘与悟涛陨落于此处,悟月实在狠不下心,虽然在来此之前她已决定要牺牲一切,但当着面时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情。

最后悟月终于还是做了选择,符箓失去了还能够再炼制,甚至回报给宗门将情况说明清楚,或许还会有长辈们及时将保命用的符箓给送来,但若让着两位师弟在此被斩杀,就完全没有任何可挽回的余地了。

悟月轻叹了一口气,便转身打算让各位师弟师妹们将七品符箓给交出来,然而就在此时,从印玄派弟子的所在处走出了一人,并且直走到了两方阵营的中央,才停止了下来,而原本聚焦在悟月身上的目光,这时自然是都转移到了此人的身上。

不必说,这人便是混在印玄派弟子里的易庭,只是他不像芊儿般惹人注目,所以先前才没有人注意到他。

然而他在紧张对峙的气氛之下,施施然地步向了敌方的阵营,脸上的神色又是泰然自若,在这当下儿便显得十分的怪异。

戴思玄也是被易庭的举动给弄得一楞,随即眼中便又满布了不屑与嘲讽,这时候想出风头倒是选对了时机,但你想这风头能够维持多久?

然后便是让戴思玄气极反笑的大喊声响彻了整个武斗场。

“戴思玄!可敢与我一战!!!”

声落,一瞬间的静默,然后便是戴思玄的暴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其身旁与背后的碧落宗弟子,也开始哄堂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这小子是吃错药了吗?什么时候印玄派出了这么一位天才弟子,怎么我们都不晓得呀?哈哈哈……”

“哈哈,这小子是不是从未下过山呀?真不知他是怎么修炼到炼气期的,如果曾经下过山的话,大概已不知死过几百遍了吧?”

“戴师兄,我看让我去教训教训他好了,仅仅炼气初期,也敢向你提出挑战,我看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或者是修炼时烧坏了脑子也说不定,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不过除了碧落宗的弟子之外,围观者倒是没有多少人在笑话易庭,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识得易庭的底细,只是纷纷到处问道:“这个人是谁呀?他的实力比起悟月、悟尘还高吗?!”

“看他稳若泰山的模样,搞不好还真有点实力,不过也不排除他在装逼,反正等会儿打一场便见分晓了,我倒真希望他能够赢,看看那些碧落宗弟子都嚣张成什么样子了,有人能够给他们一点教训也好。”

而场中央另一方的印玄派弟子们,则都是面面相觑,同样地搞不清楚情况。确实悟月在一赶到之后,便小声地与众人说道,介绍易庭与芊儿乃是唐长老的关门弟子,近期内才刚回归宗门,正好赶来与众人一起前往神域初境试炼。

而悟月也没想到易庭会在此时挺身而出,但原本被迫做出不得已选择的她,眼中则是满布着期待,就算最终易庭没法救回两位师弟,解除印玄派所面临的窘境,但情况也不可能再更加糟糕了,所以她自然不会去阻止易庭,只要在一旁静观其变就好。

“戴思玄!有胆便站出来和我一战!!!”

再次响起的叫战声,又令全场瞬间静默了下来,这下子大家都意识到此人并非是出来搞笑的而已,而是当真认真地提出要跟碧落宗的第一天才修士一战。

“想向我挑战,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而且你难道不懂得武斗场的规矩吗?若是你们印玄派没法将前债还清,就不能够再向我碧落宗提出挑战!”

戴思玄实在很想现在就出去将易庭给打趴下,可是他们这次的目的还没完全达到,所以也只好暂时将怒气给压抑了下来。

可是没拿到他的话声刚一落,易庭手中便出现了一只储物袋,并且运劲直朝着他扔了过来,先不论那储物袋中所装究竟为何物,但如此动作的挑衅意味甚浓,差点儿就让戴思玄失去了理智。

然而当戴思玄将疾射而来的储物袋一把抓下

,灵识略为朝其中一扫,脸色便骤然大变,抬起眼来不可置信地盯看着易庭。

“一百张七品独门符箓,若确认无误的话,我印玄派欠你们的就算还清了,至于三十个传送阵的名额,在场的诸位都可以做见证,我印玄派也抵赖不了,所以,赶紧将我两位师兄给放了吧!”易庭不咸不淡地说道。

这下子全场目光焦点又锁定在了戴思玄的身上,纷纷想要知晓,那储物袋中,当真储放着一百张印玄派的七品独门符箓吗?

场中最震惊者,莫过于印玄派的弟子了,怎么每人两张的七品符箓,都还好好地摆在所有人的身上,那么易庭扔出去的那一百张七品独门符箓,又会是从哪儿凭空生出来的?!

而戴思玄先是不可置信,但随后也是恢复了镇定,心中冷笑了声,虽然这次未将唐霜儿弄到手上,但得到百张七品符箓也已足够了,这不仅仅是大赚一笔而已,之后在神域初境中,要将所有印玄派弟子都给铲除,也变得容易了许多。

戴思玄自然是将百张七品符箓当成了是印玄派弟子下山前,宗门所发放让他们做为护身之用的符箓,这情报他们碧落宗可打听的一清二楚,所以他才会提出了百张七品符箓的赌注。

若是多了,悟尘必定不会同意也没法同意,若是少了,对于这群精英弟子实力的削弱,也就不够明显。

所以最终目的虽然是除掉唐霜儿,但在神域初境历练结束以前,这样的机会还多得是,戴思玄也就干脆地偏过头去,示意那些看管着悟尘与悟涛的师弟们,将人给放了。

印玄派弟子看见了这种情形,立即飞快地冲出了数人,直接来到了碧落宗阵营的面前,将悟尘与悟涛两人扶了回去。

而悟尘与悟涛则完全还处在状况之外,疑惑地望着挺立于场中央的易庭,看着他身穿着印玄派的服饰,但印象中是完全未曾见过此人。

原本悟尘与悟涛都已存了死志,绝不想因为两人而拖累了其他的同门师兄弟,却不想被一名不认识的人给救了出来,然而当悟尘回到已方阵营之时,才想到自己之所以能够回来,是因为百张符箓已落入了戴思玄的手中,当场便朝着悟月跪了下来,心中懊悔不已。

“大师姐,都是我的错,我立即回转宗门去忏悔,再帮各位师弟师妹们求来符箓,神域初境我也没脸再去了,往后我便专心钻研制符,帮各位师弟妹们炼制高等符箓。”悟尘满脸羞愧地低头说道。

悟月却是摆了摆手,说道:“你先起来再说,这里围观的群众太多,我们印玄派可不能再丢脸了,而且我们的七品符箓都还在身上,刚刚拿出去的百张七品符箓,那是易庭他自己的。”

闻言,悟尘惊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悟月,可是悟月自己也弄不明白,易庭为何能够拿得出来百张的七品符箓。

先前易庭说要暂时充当唐长老的关门弟子,悟月还当真认为那便是事实,只是因为还未征询到唐长老的同意,所以易庭也不敢暴露自己就是唐长老的关门弟子。

然而唐长老都没给霜儿上百张的七品符箓了,因为霜儿既然已可以自己炼制,那么一切就应该靠她自己,但为何却又给了易庭百张七品符箓?难不成在唐长老的心中,易庭比起霜儿还更加重要?!

这不可能!悟月很快便否定了自己的推测,因为星符碑就对霜儿一人产生了感应,全宗几乎都准备倾全力投注在霜儿的身上了,唐长老又怎可能把资源投注在宗门外的关门弟子身上。

难道……易庭也是名二品印符师,所以那些七品符箓都是他自己所炼制的?

悟月愈想愈觉得应该便是如此,回想起易庭在马车上透过烤肉向自己传授符箓使用心得,若他本身不是位二品以上的印符师,哪里来那么多符箓给他自己练手。

不过悟月最关心的还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因而对着悟尘与悟涛说道:“你们赶紧退到一旁服药疗伤,一切等这里的事解决之后再说便是。”

然后回头再次目不转睛地望向易庭,而此时全场观众也都在做着同样的事。

前债已经还清了,代表着接下来可以继续开打了。

那么戴思玄,究竟会不会接受易庭的挑战呢?而这一位突然间冒出来的印玄派不知名弟子,他的实力又能否与碧落宗第一天才相抗衡呢?

全场,都是充满了期待!

……

岳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贺州治疗阳痿医院
青岛治疗卵巢炎医院
岳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贺州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